宣城资讯网

新闻

首页 > 体育 > 足球天下 >> 正文

谢道星 雷楠:跨境业务中各币种的应北京人持刀抗强拆用场景

发稿时间:2019-06-12 16:04:02 来源:新浪新闻

谢道星 雷楠:跨境业务中各币种的应用场景 2019.06.12 15:27:15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作者丨谢道星 雷楠

作者谢道星单位为民生银行香港分行

作者雷楠单位为国家开发银行香港分行

来源丨《中国外汇》2019年第11期

要点

受经济基本面、地缘政治、宏观调控等因素的影响,各币种均有其独特的汇率走势,并会对跨境业务的融资成本和融资方式产生直接影响。

当前,无论是国有股份制银行还是地方城商行,都在致力于提供全方位、差异化的综合金融服务。其中,跨境融资业务属于新的角逐场。在银行日常业务中,比较常见的跨境业务币种包括跨境人民币、美元、欧元、港元等;受经济基本面、地缘政治、宏观调控等因素的影响,各币种均有其独特的汇率走势,并会对跨境业务的融资成本和融资方式产生直接影响。本文将从跨境人民币、美元、欧元、港元等方面作进一步分析。

跨境人民币(Cross-Border RMB)

根据央行的最新数据,2018年,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发生5.11万亿元,较2017年增长17.2%;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业务发生2.66万亿元,较2017年增长62.2%。其中,以人民币进行结算的跨境货物贸易为3.66万亿元,服务贸易及其他经常项目1.45万亿元,对外直接投资8048.1亿元,外商直接投资1.86万亿元。

目前,中国在韩国首尔、德国法兰克福、加拿大多伦多等国家和地区设有人民币清算行,还与新加坡、新西兰、英国、澳大利亚、瑞士、马来西亚、冰岛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

为维护外汇市场的平稳运行,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央行引入了外汇风险准备金以及逆周期因子等逆周期管理工具。外汇风险准备金始于《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远期售汇宏观审慎管理的通知》(银发〔2015〕273号)。

该通知要求,开展代客远期业务的金融机构(含财务公司)应交存外汇风险准备金。逆周期因子在2017年5月由央行正式引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定价机制。其中,逆周期系数由各报价行根据经济基本面变化、外汇市场顺周期程度等自行设定,用以对“人民币的市场供求因素”进行逆周期调整,弱化外汇市场的“羊群效应”。

目前,在全球建有香港、伦敦等多个中心,从而为基础交易中使用跨境人民币提供了可能性。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 CIPS)二期的正式推出,则使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基础系统得到进一步完善,业务范围已覆盖150多个国家和地区。

跨境人民币业务是国内各家行重点拓展的业务领域,涵盖跨境人民币双向资金池、人民币国际信用证、人民币国际福费廷、离岸人民币债券等,有力支持了中资企业“走出去”的跨境人民币需求。

案例:A公司是国内服装行业的龙头企业,在各家行授信额度充裕,但提款意愿不强,对于融资成本十分敏感。C银行与A公司建立业务合作以来,业务范围一直未涉及贷款融资。考虑到境内外融资成本的差异,以及A公司对于汇率风险的规避需求,在与多家海外融资行进行询价后,C银行向A公司推荐了跨境人民币内保外债业务。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全口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有关事宜的 通知》(银发〔2017〕9号),境内企业(不包括政府融资平台和房地产企业)可在净资产2倍的范围内从境外借入人民币或外币的外债,较2016年上调了一倍,从而进一步扩大了境内企业跨境融资空间,便利了境内机构充分利用境外低成本资金,降低了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在实际业务中,期初,A公司向C银行申请开立同币种融资性保函或备用信用证至海外融资行;海外融资行在收到融资性保函或备用信用证后,向A公司开立在C银行的账户进行跨境人民币放款。跨境人民币内保外债业务,对于银行而言,可以实现存量授信客户贷款需求挖掘、提升国际结算量、增加中间业务收入、促进跨境人民币发展等;对于企业而言,可充分利用境内外两个融资市场的优势、优化企业内部汇率风险管理、降低汇兑及交易成本等。

美元(United States Dollar,USD)

在国内银行跨境业务中,美元是最常见的外汇币种之一。目前,中美贸易谈判进程和美元指数走势仍是影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变动最主要的两大因素。

针对进出口企业,银行应从企业需求出发,对进出口双方企业实施不同的避险措施。对国内进口商而言,应摒弃固有的“即购即付”思维,转而实行逢低买入美元,或进行远期锁汇,或引入期权等衍生工具,以锁定财务成本。对国内的出口商而言,应建立成本核算机制,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双向波动的情况下,合理设定即期结汇交割价;如不急需用汇,则可等待逢高卖出。

当前,越来越多的中资企业选择发行海外美元债。 2018年,中资美元债全年发行量约1634.37亿美元,市场存量规模约7726亿美元。其中,投资级债券约5194亿美元,占比67.23%。因人民币兑美元存在汇率波动,中资企业需采用多种方式规避汇率风险:如用海外投资项目的收益回笼,用于归还到期债务;如在发债存续期内,对于债券利息及到期本金,可择机进行即期购汇或远期锁汇。此外,在到期日前,还可提前做好新债发行的准备。

案例:H公司是一家位于东部某沿海城市的进出口贸易公司,拥有稳定的国内供货商和海外进口商渠道,主要以美元进行结算。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转为常态化的“双向波动”后,H公司因对汇率走势判断不准确,遭受了汇兑损失。此后,H公司不断加强与当地S银行多层次、多维度的跨境业务合作。

双方的合作主要从以下三方面展开:一是根据H公司出口结算量大于进口结算量的情况,针对盈余的美元资金,实施了即期结汇与远期结汇的结合:在对美元汇率走势有一定判断的基础上,设立成本核算线,逢高进行远期结汇锁定。

二是将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与美元贸易融资相结合,具体做法是,根据H公司具有真实的国际贸易背景(有报关单和海关数据作为辅助支撑),S银行通过出口押汇、福费廷、国际保理等方式,为H公司提供国际贸易融资,有效补充了H公司进出口业务的流动资金,并降低了其融资成本。三是与S银行加强跨境业务互动。

H公司通过参与S银行的外汇研讨、培训交流,不断加强自身对于外汇避险产品及外汇走势的认识,从而进一步提升了企业的整体经营效益。

欧元(Euro)

欧元是欧盟19个国家的通用货币,与尚未加入欧元区的欧盟成员国货币间的汇率波动幅度在15%以内;对欧盟外国家货币则实行单一的浮动汇率制。较之其他外汇币种,欧元具有掉期成本高、汇率波幅大及实行负利率、避险属性等特征。

与美元相比,当前欧元的掉期成本高企。这意味着欧元远期锁汇成本也更高。随着掉期成本的上升,企业的综合融资成本也相应增长。在不锁汇的情况下,借款人可享受低成本的欧元融资,但企业及金融机构也会面临潜在的汇率波动风险。在欧元掉期成本较高的情况下,欧元的整体融资成本优势并不明显。

自2014年起,银行间外汇市场可开展人民币对欧元的直接交易,从而降低了市场经济主体的汇兑成本,促进了人民币与欧元在双边贸易投资中的使用,进而减少了对于美元的依赖。人民币兑美元的交易中,银行间即期外汇市场交易价浮动幅度为2%,即每日银行间即期外汇市场人民币兑美元的交易价可在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对外公布的当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上下2%的幅度内浮动,汇率风险相对可控。但人民币兑欧元汇率并无单日波幅限制,触及欧元业务平仓线的速度也将快于预期。这是银行跨境业务人员需要充分注意的。

自欧央行宣布实施负利率政策以来,欧元的存款利率、主要再融资利率、边际贷款利率等三大利率均在不断下滑。对于各家行的跨境业务而言,负利率更像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各家行欧元存款利率报价较低,对于企业吸引力不足,银行的欧元资金用途受限,导致同业拆借市场上欧元的流动性不强,促使企业会选择即期结汇用于补充资金流动性,或兑换为其他货币再叙做存款;但另一方面,欧元实行的负利率,可降低企业整体的融资成本,提高欧元贷款在各家行中的贷款占比。

自欧央行启动QE以来,欧元作为融资货币变得更具吸引力,并开始展现避险属性。在市场避险情绪升温时,欧元空头结利引发欧元汇率上扬。然而,欧元的避险属性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受英国脱欧、QE结束等因素的影响,欧元的避险属性已经逐渐丧失并逆转,避险情绪的升温开始令欧元面临下行风险。银行人员应充分意识到欧元属性的逐步转变,以对欧元汇率走势作出更贴近市场的预判。

案例:E公司主营家电类产品,并在行业内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为进一步提升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引进互补技术,E公司计划收购欧洲某同行业企业,其中60%的并购资金需借助融资。考虑到欧元贷款利率较低,有利于控制企业跨境并购的财务成本,E公司遂决定以欧元进行融资,期限为5年,按季付息;同时,拟采取组建欧元国际银团方式贷款,并吸引市场主流银行参与,一方面通过统一制作合同文本有效降低沟通成本,另一方面借助主流银行的参与,提高E公司在融资市场上的国际知名度。鉴于E公司的欧元贷款期限较长,在目前欧元已退出政策,后续有可能进入升息通道的情况下,E公司需做好利率避险措施:可搭配银行的IRS(Interest Rate Swap,利率掉期,在两个交易对手方之间的场外交易协议),将浮动利率转换为固定利率。这样做尽管前端财务成本将有所上升,但能更好地控制银团贷款的整体融资成本。

港元(Hong Kong Dollar, HKD)

中国香港在1983年开始实施港元发行与美元挂钩的联系汇率制度,即港元的任何变动必须与外汇储备的变动保持一致。香港的纸币主要由3家发钞银行(汇丰银行、渣打银行和中国银行)负责发行。发钞银行在发行纸币时,必须按7.80港元兑1美元的兑换汇率向香港金管局交出美元;金管局则提供在港元汇率高于或低于联系汇率7.80港元兑1美元的水平时的双向兑换保证:金管局承诺在7.75港元兑1美元的水平时,向持牌银行买入美元(强方兑换保证);在7.85港元兑1美元的水平时,向持牌银行出售美元(弱方兑换保证)。2018年4月12日,在港元汇率跌至7.85以后,金管局买进8.16亿港元以维护联系汇率制度。这也是2005年推出联系汇率兑换保证区间(7.75-7.85)以来,金管局首次买进港元。

案例 :Q公司是境内F公司 100%持股的香港子公司。出于业务发展的长期考虑,其计划在香港当地收购一家汽车零配件制造厂。为更便于从香港当地银行获得贷款资金,降低时间成本,计划通过内保外贷方式融资,用于收购标的企业。在这种情况下,由F公司通过境内银行开立港元的融资性保函或备用信用证至香港 当地W银行,在收到保函/备用信用证后,由W银行向Q公司进行港元放款,实现收购目的。在此方案中,对于W银行,收到的是同币种保函/备用信用证,不存在错配币种的汇率风险。

跨境融资除了会涉及人民币、美元、欧元、港元外,还会涉及英镑、日元等币种。就英镑而言,自2016年以来,由于脱欧谈判不顺导致英镑对欧元汇率下降超过10%;2019年,出现硬脱欧的可能性,使得英镑汇率走势继续承压。如有英镑业务,建议提前进行锁定;或在进出口贸易中,替换为以跨境人民币进行结算,以减少汇率变化引起的汇兑损失。

就日元而言,在金融市场中,其与瑞士法郎一样,稳定扮演着避险货币的角色。2019年,受英国脱欧、全球股市波动、地缘政治等因素的影响,或增加日元的避险买盘,从而促进日元的升值。因此在做日元出口押汇、进口代付等业务时,需根据金融市场最新行情进行判断。

各类外汇币种走势将受不同因素的影响。对于企业而言,需结合主要交易对手国家经济状况,重点关注业务相关的外汇走势,积极引入外汇衍生工具,做好外汇避险工作。对于银行而言,需第一时间将外汇信息传递至客户,将国际结算、外汇避险及跨境融资相结合,打造综合化金融服务方案。不论是企业端还是银行端,也不论是资产端还是负债端,金融市场中外汇走势的最新变化,都会对跨境业务产生直接影响。银企各方应积极利用外汇波动所带来的市场机会,助力跨境业务的可持续发展。

责任编辑:戴明 SF006

责任编辑: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订阅手机青年报

宣城资讯网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3号 京|ICP备113号-17 京公网安备1137246